跟孩子一起過童年,我可以再過一次自己的童年。朱德庸

自小學五年級搬到台北市區後,我就很少回到北投,只有每兩個月左右到新北投泉源路郵政訓練所上課才有機會再去。儘管講師費很少,但我去哪兒的心情是不同的。一路上,我依舊可以看到兒時上學的路。和已數十年的老商家,心情就像電影豐富之旅一樣。

我的童年幾乎是在北投度過的,長大後很喜歡泡溫泉,我深信是內心深處找尋一種熟悉的味道,就像有種味道是特別屬於爸爸的,是屬於媽媽的,可是你很難解釋或是形容那是什麼味道!

我是在政工幹校旁的複興幼稚園畢業的,小學念了北投國小和薇閣小學,在大屯山腳下,我像是個被慣壞的孩子,可以恣意在山的懷抱中嬉戲,可以在野溪里捉魚捕蝦,可以躺在溪邊石上看輕風吹織雲彩,可以在安國寺遠眺淡水如錦帶般蜿蜒在關渡平原。在新北投捷運車站,我會忘情的凝視薇閣小學,那石造的教室已不復存在,濃密的竹林基地已為烏有,那位如白梅映雪、氣質靈秀的短髮女孩不知在哪個天涯國度?我想起了關於我名字的一切,三個字是陪伴我從出生到二十歲的名字。

女兒還在念大班時,有一天告訴我,她有一個男朋友,並說她的男朋友對她很好。憑良心講,我第一次聽到實在不太習慣,就像我太太一直無法接受女兒在那年夏天就要上小學了,我們都有些畏懼參加她們的畢業典禮,因為我們可能會哭的很慘。

我感激父母給了我充滿關愛的童年,一個幸福的童年往往是健全人格的基礎。

父母不與人爭、恬淡平實的處世哲學,讓我即使站在演講的舞台上,也不會驕縱自恃,不會為名利所苦,反而有更多的時間陪太太從懷孕到生產、看著雙胞胎女兒第一次穿上畢業袍,羞澀地在我的V8鏡頭前,踏著鋼琴的琴音走向前,我的眼淚不自主的在臉頰滑落,為我能夠伴隨他們成長而感到驕傲與幸福!

漫畫家朱德庸有許多創作靈感來自孩子,我有許多上課的話題與體會,也來自於孩子玩耍時的發現。在孩子的身上,我看到自己的童年。是孩子賦予我們創造力的重現,是孩子賜給我們再一次面對童年,並且享受童年的機會。

搬到北投後,並沒有太多機會接近自然,但我依舊懷念以前還住在圓山動物園裡的林旺,到兒童育樂中心可以看到長得像機器人的溜滑梯,可以載著滿身歡笑在遊樂場所玩碰碰車,享受駕馭的快感,可以在夜市用紙勺撈金魚,可以買一盒六十當的抽獎盒回家自己當老闆。

告別了史豔文,迎面而來的是可以變身的數碼寶貝,我不必向孩子解釋史豔文的純陽掌有多厲害,但我依然可以跟孩子一起崇拜數碼寶貝的奇幻魔力,依然可以因為崇拜孩子的崇拜而拉近親子關係。

聽著孩子述說她男朋友要帶她去惡魔島,我浪漫地把這位小男生想成是小飛俠,卻沒有想到其實他們指的只是吳宗憲開的特色餐廳。孩子似乎已經告別了小飛俠,準備迎接人生另一階段的開始,她也會與她的小男友告別,然後在小學結交另一群新的朋友。

留心孩子的成長,不經意地會喚醒自己也曾經擁有的幸福歲月。

是孩子讓我們可以修補我們的童年往事,是孩子讓我們可以重新年輕一次。孩子是扇回憶的窗,連接過去與未來,我很慶幸我擁有並享受這樣的機會。

 


鏡子:孩子從我們身上學到了什麼?

窗子:讓我們從與孩子相處的過程中,重新培養以身作則的習慣。


文章轉載自郭騰尹老師《窗子與鏡子》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DISC 行為科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