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defined

    在上海處理完公事,準備到浙江烏鎮走走,在江南有些重要古鎮已是現在火紅的景點,包括周庄、同里、西塘、甪直、朱家角及烏鎮,烏鎮已屬浙江省境內,算是距上海比較遠的,從上海出發到烏鎮約要二個小時。

    一大早,便到八萬人體育場候車,那天是星期一,所以遊人不多,即使只是想看看江南的小橋、流水、人家,大多數人仍會選擇知名度較大的周庄,過去這二年間,我也已經分別造訪過周庄與朱家角,我喜歡拿著相機獵取我喜歡的鏡頭,而拍出來的成果,往往成為我自己書中的內容。

    開車的師傅是上海人,有位乘客在開車前特地問他:「到底這幾個古鎮有什麼差別?」師傅笑著回答說:「沒啥差別,都差不多,都是橋及老房子,還有讓小船可以划行的河道。」我的心中卻非常不以為然,因為我相信蘇軾的「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皆不同。」

    周庄是美麗的,但是那是一種千金小姐的氣質,有些鮮豔的胭脂及蔻丹,走在其中的商店街裡,人來人往的熙攘會讓你相信,那可是個大戶人家的居住空間。而朱家角就沒有那麼濃的商業氣息,她反而像是一個有自己思想的女知青,有自己的個性,一樣的美麗,卻蘊含著甜美的書卷氣,時而低頭沉吟,時而居高望遠,對男人而言,那像個觸不到的戀人。

    這回在烏鎮待了一整個下午,烏鎮的風光又不同於周庄及朱家角,烏鎮含蓄的像個未經世事的村姑,像個住在鄰坊的小姑娘,她是一種脫俗的美,沒有夢幻、沒有激情,給人們一種最大的穩定與包容,她很單純,不喜歡拋頭露面,但是家裡的活可是一件也不含糊,任何東西的擺設也不會紊亂,烏鎮給了男人一種厚實的穩定感。

    同樣的小橋人家,用心去體會,其中還是有著不同的機趣,也許是開車的上海師傅也落入了「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」的慣性了吧。如果我移居上海一段時間後,是不是也會對周遭的人、事、物麻痺了呢?有時候,保持一點距離會讓我們更有觀察的動機,而過度的熟悉及太輕鬆的擁有,會讓我們所有的認知都變得理所當然,當一切事物都變成理所當然時,我們也會不懂得珍惜與善用。

    在一個業務部門中,有十個業務員,他們的工作必須要持續的開發客戶、拜訪客戶、對客戶做簡報,在成交締約後,仍然要服務客戶。每一個業務員都要經過標準的作業流程,但是每一個員工的個人特質不同,在思考與行動上仍然會有意願及持續力的差異,因此每一個業務員都有一個可以更有效被激勵的罩門。而一個優秀的主管要能夠從中去發現員工的共同性與獨特性,知道什麼時候該一視同仁,什麼時候不該一視同仁,如果領導是門藝術的話,那藝術的價值就在於它的尊重原則與適性發展,這和管理績效的提昇是一樣的。

    同樣的一株橘子樹,它所孕育的每一顆橘子都有不同的滋味,同樣的一盆玫瑰,每朵花也綻放著不同的姿色。一概而論就像一桿子打翻一船人一樣,我們很容易陷入了印象的偏執,這種習慣讓我們在生活中喪失了樂趣,在職場上喪失了發掘人才、運用人才的契機。楚漢相爭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,劉邦了解張良、蕭何、韓信在運籌帷幄、糧粖調度與帶兵打仗上都有不同的能力,他讓他們在各自領域裡面都有最好的表現,而項羽空有一曠世奇才范增卻不會善用,最後只能將大好江山拱手讓人。

    你如果是一位主管,你是如何看待部門裡的每一位同仁呢?希望你相信「每一個人都是一顆鑽石,只是要找到它發光的那一面」。當你在感嘆無可用之才時,請先想想是不是自己過於急功近利,習慣只用一套標準來評量員工?

    據史料記載,烏鎮的歷史在不同的磚瓦中就會有著不同的紛圍,即使同樣的煙雨樓台,用心看都會看到不同時代人物的穿梭,那種感動和學習,比管理的工作實在有趣多了。

 

--作者為實踐家教育集團副董事長,郭騰尹老師--

    DISC 行為科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